移动版

主页 > 拉菲娱乐 >

开封曲艺:文化沃土孕育艺术奇葩

河南坠子鸳鸯档即男女对口唱

河南坠子鸳鸯档即男女对口唱

金义(左)、杨宝璋在说相声《准不准》

金义(左)、杨宝璋在说相声《准不准》

余文光在表演单口相声

余文光在表演单口相声

开封相声艺术传承有序

相声名家孙绍林、郭宝山有一个段子叫《卖布头》,里边提到了大相国寺:“……北京的天桥、天津的估衣街、开封的大相国寺、南京的夫子庙……”过去的中国,天桥、估衣街、大相国寺、夫子庙,这几个地方是百戏杂耍、评弹说唱、百姓交易的聚集之地,在“江湖”上影响极大。这些地方高人辈出,不少曲艺名家扬名立万,都是从这些地方开始的。

陈冠义先生告诉记者,20世纪40年代之前,仅赴开封行艺的京津地区相声艺人就有刘老公(艺名“穷刘”“皮刘”)、张杰尧(艺名“张傻子”)、刘宝瑞、绪德贵、连仲三、陶湘九、刘化民、冯子瑜等。他们的演出不仅赢得了大量观众,而且还造就了一大批河南籍的相声艺人。其中贡献最为突出的是张杰尧和陶湘九。

张杰尧是北京满族人,13岁从师说相声,1921年到开封,他身着长袍大褂,眉清目秀,留背头,满口京腔,一副文人模样。人们见他言谈不俗,节目风趣高雅,表演洒脱,装男学女,惟妙惟肖,便纷纷解囊出资。张杰尧后在开封娶妻成家,收徒传艺,其演说形式也由单口发展到对口。与他合作的先后有绪德贵、刘宝瑞、师弟子康、刘月樵及其徒弟单松亭、于宏声、田松山及女儿“小明星”等。他在开封先后演出过200多个段子和太平歌词,还创作了大量构思巧妙、匠心独具的相声段子,被其他相声艺人长期演出。比如他创作的相声《关公战秦琼》,被侯宝林先生搬上荧幕,从此家喻户晓,给无数观众带来了欢乐。

1945年,北京相声艺人陶湘九到开封献艺,也为河南相声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在汴演出期间,陶湘九陆续收了6个弟子,他们是徐宝瑜、秦宝琦、杨宝璋、马宝璐、王宝珍、王宝珩等。陶湘九一生收徒9人,在开封就有6个,而且都成为开封相声界的中坚力量。

经张杰尧、陶湘九培养的河南第一代相声艺人,不单在开封演出,还到河南各地市行艺,为相声在河南的传播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如陶湘九门人杨宝璋先生,仅在开封就收徒十数人,为开封相声艺术的发展以及今天开封相声艺术的繁荣做出了卓越贡献。

河南坠子的发源地在开封

河南坠子是我国十大剧种之一,它根植于开封,誉满全国,它的发展和辉煌也都与开封密不可分。

清同治年间,河南坠子从诞生地开封东郊进入省城开封。至清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开封曲艺界行会组织——长春会建立,会员有200余人,其中有大鼓、道情、鼓词、坠子、评书等各行艺人,但长春会的对外名称是“坠子研究会”,由此可见,坠子在曲艺界中的地位。

民国初年,开封大相国寺有刘世禄、高治安、程万林三家坠子书棚,生意红火。他们大开山门,收徒传艺,不但培养出了大批唱坠子的人才,为坠子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也为后来河南坠子的东路、西路、北路三个流派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1914年,第一名坠子女演员张三妞出现在大相国寺坠子书棚,当年她20岁,身段窈窕、唱腔亮脆,很快轰动省城、独霸书坛。张三妞的出现使大相国寺里原来唱京奉大鼓、山东大鼓、梨花大鼓的艺人失去了观众,这些艺人纷纷改唱河南坠子。坠子也取长补短,在每天开场时敲起梨花大鼓的扁鼓,以烘托气氛、招徕观众,效果很好。

1918年,河南坠子女艺人殷凤宝、张改妞、张小流、马志荣、宋花妞、原礼凤等相继登台,把坠子演唱推向了高潮。由此开始,女演员独领风骚,男演员大多退居伴奏。1928年女演员赵翠亭、徐凤楼、王丽仙、张凤枝等都灌有留声机唱片《锯大缸》《独占花魁》《小黑牛》《双秃闹房》等,为河南坠子传向全国打开了通道,是河南坠子最兴旺的时期。 一些唱片公司还专门灌制了《小寡妇上坟》《独占花魁》《洛阳桥》《昭君出塞》《三堂会审》等河南坠子唱片,广为发行,更大范围地占领了曲艺市场,提高了河南坠子的知名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河南坠子又迎来了新的发展时期,名家辈出,如著名艺人徐凤楼的传人徐宝红,是开封最早演唱新词坠子的演员之一,还受到周总理的接见。徐宝红最拿手的《鞭打芦花》成为河南坠子的保留节目。她演唱的《宝玉探病》,全国27家电台转播。1958年开封市成立曲艺演唱队,招收学员,宋丽梅、李景云、卢艳妹、卢凤云、曲秀珍、袁甘美、张桂琴等7人学唱坠子,主教练就是徐宝红。原开封著名坠子艺人赵翠亭的女儿赵玉凤也是曲艺队教练之一。

河南省会由开封迁郑州以后,曲艺事业空前发展,从开封走出去的、以赵铮为首的坠子演员名气日隆,她培育新秀,同样为河南坠子的发展和延续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河南坠子发源地”开封授牌仪式举行之后,再次唤醒了人们对河南坠子的注意。开封既是河南坠子的发源地,又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加上后继有人,只要上下齐心协力去做,河南坠子的声音不仅能重新响亮起来,而且一定能够很好地传承和发扬光大。

不少曲艺门类曾经在开封红火过

不但相声和河南坠子在开封繁盛起来,在开封活跃起来的还有不少其他曲艺门类。

开封鼓子曲,在民国时期被称为八角鼓,专门表演鼓子曲的艺人还结社,当时有“永康社”“庆云社”“鼓词社”等,他们依托各自平台,不断举行演出活动。开封鼓子曲最繁盛时,有80余位艺人,他们多为自娱弹唱,即使被邀弹唱,也不收报酬。1946年,开封艺人王西恩率全家在大相国寺设场,表演鼓子曲,轰动一时。

民国时期开封还出现了唱善书,为此还专门成立了3个宣讲社:广化宣讲社、积善堂宣讲社、救苦庙宣讲社。前两个宣讲社主要在大相国寺宣讲,救苦庙宣讲社在城隍庙后街一带演出。在大相国寺唱善书的有穆青山、周汝海、张良臣、段润生、王瑞堂、戴耀亭等,他们的宣讲很受群众欢迎。不过,后来唱善书的艺人多改说评书了。

评书演出在当时很受欢迎,仅大相国寺就有30余位评书艺人竞技,尤其以段润生、马俊亭二人影响最大。段润生是开封长春会会长,他几乎一生都在大相国寺献艺,其常说的评书有《三国》《岳飞传》《七侠五义》等。马俊亭是段润生的师兄,开封人,原为清朝衙门内一小吏,后下海说书,他擅演《彭公案》《七侠五义》《水浒传》等,被推举为开封长春会副会长。

山东大鼓也曾唱响大相国寺。在民国初年,山东大鼓女艺人陆续涌入大相国寺,成为当时开封曲坛的主要流行曲种,有9个班在大相国寺一带设立山东大鼓书场,著名艺人有三四十人。当时开封的各家报社都有大量关于山东大鼓的报道,山东大鼓在开封红火了将近10年,这在当时的京、津、沪等大城市中也极为罕见。三弦书、渔鼓道情、琴书、快书等也在开封有不少观众,在大相国寺都各自有专门的演出场所。

随着时代的发展,有的曲艺门类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大部分还有传承。这些曾经给各个历史时期的人们带来无限欢愉的曲艺门类,都在开封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为这座城市的人们提供了丰富的精神食粮。

本版图片由陈冠义提供